新聞中心

News center

027-61169098

當前位置: 首頁>新聞中心>工作思考

監理趣事

時間:2015-07-21 來源:王建國 已閱讀:108

吃早飯的時候,資料員亮亮悄悄對我說,周工今天有情況,又說要揍他。我問為什么?亮亮把我拉到旁邊說,他早上看見周工從廁所出來,到水池邊洗手。我說小屁孩,洗手有什么情況?亮亮說他手上有一巴掌血,我問他什么血,他沒好氣的對我說是蚊子血。我就說了一句據說凡是吸血的蚊子都是母的,您昨晚肯定做了和母的有關的事,他就要揍我。

我笑了,轉頭一看,周工果然表情很痛苦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飯也不吃。我盛了一碗面條給他端過去,他不吃,我問他到底怎么了?他苦笑著說不能說,再三追問,他把我拉到房間,脫下褲子給我看,只見屁股上一排排紅包,我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原來,這個工程的工地處在河邊,有一種叫“小咬”的蟲子,比蚊子小,但是比蚊子兇,成群結隊,吸血成性。吸點血倒不要緊,只是吸血時分泌一種毒素,注入人體馬上起個紅包,癢疼無比,特別是早上是它們最活躍的時候,廁所又是它們的聚集地,專叮清晨上廁所的人的屁股。

周工說,那怎么不叮你們只叮我?

我告訴他,我們已經向當地民工學了一種防范辦法,就是上廁所前,在屁股上涂一點風油精或清涼油,你這個城里人剛來,欺負你一下是個警告。

周工笑了。

我把亮亮叫來,吩咐他去給周工拿盒清涼油來,并且說去上午去買瓶驅蚊劑。

分享到:

鄂公網安備 42011202000741號

腾讯5分彩开奖号码